西方神秘學 東方神秘學 占星|在線星盤|手冊 塔羅 草藥礦靈 文娛復興
查看: 1014|回復: 5

關於偉特中的塔和三角構圖

[複製鏈接]

Rank: 1

發表於 2016-10-31 01:14:25 |顯示全部樓層
前言,以下是個人的腦洞,還沒有經過很好的整理和深入思考,希望能和各位一同討論、補充這個看法,也歡迎各位朋友隨時打臉拆台

在偉特塔羅的大牌中,常常能看到中上有一個較大的人物,而左下右下兩側則有一個較小人物或其他東西的三角式構圖 (如:教皇、戀人、戰車、惡魔等)。引用《78度的智慧》,下方兩個人物是作為生命的二元性,而中間的人物則是作為調停、調合的角色而存在的。但是之前無聊摸牌的時候,突然注意到在某種意義上也是這類的構圖。左下右下各一個人,而中間,可以說是一座塔,也可以說是一道閃電。
然而我在想,原本該存在在中間而沒有顯現出來的,有沒有可能是閃電之上的人物,也就是上帝。意即,整個構圖是由在牌緣外面的上帝,以及兩個摔出塔外的人所形成的三角構圖。而他們之間建起的連結方式,則是依靠閃電。
同引用《78度的智慧》中塔的一段,作者認為閃電本身是作為天啟的一種象徵,來得突然且毫無前兆,但一來便是雷霆萬鈞之勢打破了物質世界的幻象。那麼比較前面幾個三角構圖,教皇是藉由言語、信仰來連結、惡魔是利用束縛,那麼塔便可以說是上帝利用天啟,來將關在物質世界中的人類所重新喚醒的一個過程。同理,旁邊飄舞著的22朵(?)Yod形狀的小火燄也是一樣的概念。四大元素在卡巴拉中,火也是代表著一種原初的本能、最純粹的存在,就像是身心靈中的靈一般。
暫時假設塔為一個三角式構圖,而中間的角色為上帝。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不畫出上帝,而只畫出閃電劈開那座塔呢? 個人認為,在整副塔羅中,其實都沒有YHVH的身影,最多就是大天使、彌賽亞出場而已。可能是因為三大一神教都禁止偶像崇拜,可能是因為為了表達尊敬,像是詩經周頌的清廟一樣。在我看來,更有可能是認為YHVH即為宇宙的一切、本身就是宇宙的法則和無所不在的存在,因此整副牌中處處都是祂。而閃電從牌外竄進牌裡面,象徵的也是一種在你所無法理解的地方,突然竄來一道天啟或是靈感的概念。選擇從上方作為閃電的進入點,或許也是為了暗示三角式構圖中上帝擔任中間角色這一點。

以上是我暫時推測的部分,然而還是有很多問題懸在那裡無法解決。
第一,為什麼閃電不是由正上方,而是由右上方進入牌中,而轉折後打到中間的塔上? 至少個人猜測不是因為塔是擔任三角中間的角色這點,否則以作為調合角色這點說不通。總不會是因為山跟塔畫太高了沒空間畫閃電吧(手動滑稽)。
第二,如果按照上述的推論,那麼在這邊烏雲又是作為什麼樣的象徵而存在的呢? 受到天啟後宇宙仍然會有許多未知存在? 甚至在塔頂還有雲直接飄向正上方,也就是剛才推測上帝所在的"象徵性"的位置,那麼這又代表什麼? 還是其實那些不是雲,而是煙? 無論如何,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和公子在 #進階#《第六課:塔羅符號學預備》中所提到,讀一張牌要連同該牌在序列中的前三和後三張牌一起讀有關。簡單來講,死神和太陽。
第三,前面提到的火花,在牌面中被塔和烏雲分割成了兩個區塊。這個意象是繪圖時的方便,還是有意為之? 有意的話,是想告訴我們代表物質世界的塔和烏雲仍然在影響著我們對於本質的接觸,抑或是還有其他意涵?

個人拙見闡述至此,希望能夠拋磚引玉,引(釣)出更多的想法和思考。

MJA_tower.jpg
MJA_chariot.jpg
MJA_hierophant.jpg
MJA_high-priestess.jpg

Rank: 1

認證社員

發表於 2016-11-9 20:39:20 |顯示全部樓層
我原来研究过这个,我帮你查一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1

認證社員

發表於 2016-11-9 20:45:35 |顯示全部樓層
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我要去找一位朋友咨询一下,周六前给你答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Super Manager

公子羽

Rank: 72Rank: 72

社區建設獎 優秀版主 Translator Team

發表於 2017-2-3 16:55:48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elilah 於 2017-2-3 16:59 編輯

很不错的讨论~!给你一朵小红花(・∀・)

上帝的确是不能画出的,因为上帝要有绝对的神秘性,是超越人类认知的。这张牌在马赛时期被称作“天堂之火”或“闪电击中的高塔”,毫无疑问,上方的就是上帝。我觉得云层一方面象征塔之高,另一方面也是烘托上帝的神秘。(在马赛牌里没有云层,装饰性的可能比较大。)

不过,塔罗牌的设计中的确有很多偶然因素的,比如为什么闪电是斜的不是正的、小火焰为什么要画在两边,很可能是因为韦特之前的马赛塔罗都是这样画的,所以他也这么画了…(手动滑稽)从美学的角度来讲,从角落里落下的闪电能够突出空间感,而火焰只有一边的话不太符合力学…毕竟第一批塔罗设计者都是画师,所以考虑美学并没有什么不对咳咳……

这张牌在Papus看来(马赛塔罗)是物质化,联系摩羯宫,象征人类从精神世界(伊甸园)向物质世界的堕落。也可以视作是物质化的中间阶段——上帝圣灵视觉化(天谴)、亚当夏娃凡俗化(堕落)、宇宙法则物质化(可视世界)。(from《波西米亚塔罗》)

韦特他在《塔罗图钥》中写道(括号里非常粗略的主旨翻译):

It is said further that it contains the first allusion to a material building, but I do not conceive that the Tower is more or less material than the pillars which we have met with in three previous cases.
(很多人认为塔是第一个出现的物质建筑,但我认为前几张牌里出现的柱子已经是物质了。)

I see nothing to warrant Papus in supposing that it is literally the fall of Adam, but there is more in favour of his alternative--that it signifies the materialization of the spiritual word.
(不甚同意Papus关于堕落的主张,但是同意物质化这个解读。)

The bibliographer Christian imagines that it is the downfall of the mind, seeking to penetrate the mystery of God. I agree rather with Grand Orient that it is the ruin of the House of We, when evil has prevailed therein, and above all that it is the rending of a House of Doctrine.
(Christian认为这是试图探究上帝秘密的妄想的垮台,但相比之下我更认同Grand Orient,即将之看做人类之屋因魔鬼猖獗而被摧毁,而在其之上是上帝之屋。)

I understand that the reference is, however, to a House of Falsehood. It illustrates also in the most comprehensive way the old truth that "except the Lord build the house, they labour in vain that build it."
(我认为这是一座错误之所。“若非上帝要建这间房屋,努力就都是白费的。”)

There is a sense in which the catastrophe is a reflection from the previous card, but not on the side of the symbolism which I have tried to indicate therein. It is more correctly a question of analogy; one is concerned with the fall into the material and animal state, while the other signifies destruction on the intellectual side.
(这场天灾来自上一张牌(魔鬼)。类比:人类堕落为物质和动物,同时也是理智的降格。)

小生建议对这张牌的符号学解读回归韦特本人,而韦特在他那个时代其实挺标新立异的,他不赞同天火是对人类傲慢的惩罚(巴别塔解读),而认为是人类因魔鬼的引诱而堕落,从而受到上帝惩罚。韦特更加强调人的物化。

在韦特的年代,物质是消极的、被动的,是与理智相对立的并且是属于魔鬼的。人类之所以为人类,正是因为其有理性。因此如果受到魔鬼的引用而耽于物质,就会受到上帝的惩罚,更不用提接近上帝的真理了。这个解读实际上与现代也是有很多不同的。

个人意见,供大家参考哦~
漱石采葛迎新月,曲水抚弦待好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Super Manager

公子羽

Rank: 72Rank: 72

社區建設獎 優秀版主 Translator Team

發表於 2017-2-4 22:49:42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elilah 於 2017-2-4 23:37 編輯

突然发现窝只顾得谈塔了,忘记说三角结构了~~~~~

三角形在毕达哥拉斯那里就是神圣含义的了,但是19世纪的神秘学受到德国哲学的影响很大,从波墨开始就有了辩证法的雏形,然后经过费希特、谢林、黑格尔,成为辩证法的宇宙论。再到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而被我们所熟知,所以说谈到Papus的正反合三角形,大家都会觉得不太陌生。

韦特那里没有详细考证过,但那个时代费希特的“自我设定非我”、谢林的进化神学都挺流行的。三角形的含义大部分都是按照辩证上升的正反合来解释,例如我翻译的Papus的神秘三角形、金色曙光的玫瑰十字徽章,都是采用的这种解释方法。因此在韦特塔罗里,三角结构可能不仅仅是矛盾与协调,还有着辩证上升的意思。比较明显的是【恋人】这张牌,韦特的《塔罗图钥》写道:

The suggestion in respect of the woman is that she signifies that attraction towards the sensitive life which carries within it the idea of the Fall of Man, but she is rather the working of a Secret Law of Providence than a willing and conscious temptress. It is through her imputed lapse that man shall arise ultimately, and only by her can he complete himself. The card is therefore in its way another intimation concerning the great mystery of womanhood. The old meanings fall to pieces of necessity with the old pictures, but even as interpretations of the latter, some of them were of the order of commonplace and others were false in symbolism.

采用一段中信出版社的翻译,一些地方不太准确,但大意没问题【方括号中为纠正】:

关于牌中女人的表述,有人认为她代表了感性生活的诱惑,其中还包含着“人类堕落”的意思。但她更像是“上帝秘密法”【神秘律法】的杰作,而非一个主动勾引的妖女。正是由于她所谓的行为失检,男人最终才雄起,而男人也只能通过她令自己变得完满。因此,这张牌以自身独有的方式,暗示了女性的伟大与神秘【伟大的神秘】。以往的释义只针对旧图进行必要的、零碎的解释,而在后来的诠释当中,有一部分只是对常识的罗列,而另外一部分在象征学上是错误的【以往的解释只是用古典的图形拼凑起的必然性的碎片,而即便是对古典图形符号的解释,要么是流于常识的,要么在符号学上错误百出。】。
(注:necessity个人倾向于译作“必然性”,“必然”与“自由”是18世纪开始哲学术语中的一大对立范畴。必然性意味着反对自由意志,因此“必然”可以视作是物质性的、消极的;“自由”是精神性的、积极的。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有了堕落才有曜升,进化阶梯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而非永恒不变的。这正是18-19世纪哲学/神学界的主导思想。

这与文艺复兴时期的马赛塔罗不太一样。马赛也有很多三角形,但画师可能更多考虑的是三角构图在视觉上的稳定性,在符号学上更多是指圣父圣子圣灵的三位一体(三位一体是中世纪神学争论的一大热点),而没有辩证法的意思。
漱石采葛迎新月,曲水抚弦待好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1

認證社員

發表於 2017-4-25 19:26:51 |顯示全部樓層
Delilah 發表於 2017-2-4 22:49
突然发现窝只顾得谈塔了,忘记说三角结构了~~~~~

三角形在毕达哥拉斯那里就是神圣含义的了,但是19世纪的 ...

哪里有精品,哪里就有大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Copyright © zhiyins.com

Zhiyinshe (HK) Cultural Exchange Co., Ltd.

聯繫我們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