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ons隱知_神秘學網站(指引社)

查看: 2462|回复: 6

三位一体论的古老概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6 13:3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神性的早期神学  

三位一体神或三位一体论的古老概念

现代基督教的主要假设是,上帝以三个实体或本质存在。他们不同地被设定为三位一体或一位三体,不管他们被描述为人与否,他们被形容为父、子和圣灵。这三个实体据说形成三位一体。对这项主张正确性的申诉是对着古代而发。较不广受强调而却同样错误的另一个假设是,早期教会是二神论而非三位一体论,因它相信基督在作为从属者的同时,是共为永恒的。


因此有两位真正的神作为父与子并肩存在。这在古代被称为二重力量异端学说。这些错误源自早期的诺斯替教派,与使徒或早期教会无关。它违反了约翰福音指只有唯一的真神,而耶稣基督是他的儿子之证词(17:3 和约翰一书 5:20)以及保罗的著述,他在提摩太前书6:16中指只有上帝是不朽。约翰和保罗以及其他使徒的理解也受到约翰的门徒和他们的继承人所坚持,如我们将在以下所见。


这篇文章是根据我们过去所确定的圣经教义和早期神学家的理解,对有关神性的这种假设之正确性加以探讨。我们已看到,指上帝局限于三个实体而每一个是共永恒和同等的主张,非使徒教会的理解。我们也将看到它不是早期教会的理解。


这三个本质所行使神性的概念,对基督教而言是不罕见的,实际上它在基督之前的很多世纪前已出现。三位一体神无疑在最早的文明社会中已有根据,据知它向东扩展进入亚洲。关系于三位一体神的概念主要通过希腊人以及他们对罗马人的影响进入基督教。耶稣这名称的语源是来自希腊文。耶稣也是弥赛亚的名字,约书亚希腊化的名字。新约中的惯于用来翻译约书亚的字为z30F@ØH 或’Iesous (SGD 2424)。这字在希伯来书4:8中是用在嫩的儿子约书亚上,以及在路加福音3:29,基督的祖先所罗巴伯世系的约书亚身上(z30F@Ø或’Iesou)。这这也用来翻译歌罗西书4:11中的犹士都。


希腊文Iesus 似是根据凯尔特语Esus的翻译,为在北方净土之名凯特人之中所发现的三神统治之一(见宗教和道德百科全书, 卷3, 页278)。凯特人与拉丁人的关系比与条顿人更为密切(如上)。伊稣这名字或与北方净土宗教系统和神秘论一起从北方进入希腊。三头统治在达南的多他中出现,为布赖恩、尤扎尔和尤查巴尔,为女神达努的儿子(如上, 页282)。达南的多他也与岛屿极乐世界建立了联系,因此有极乐世界神秘论(如上, 页298)并成为大家知道的三神的人 (如上, 页292)。


他们相信从神而非创造而来(如上, 页298)。德鲁伊教徒教导说,高卢人是从
地狱之神迪斯帕特而来(如上, 页298-299)。


伊稣是陆地神,他在特里维斯的祭坛上被描绘为砍下一棵,其中有一牛头和三鹤(代表女神摩丽根,与在三位一体中与布丽吉和阿努有关联的梦魇女王, 如上, 页286)。雷纳兹指这与在巴黎祭坛上所发现的相同概念结合(如上, 页296)。达阿波伊斯(R.Cel, xix,页246) 视这些为泰恩的提示。伊稣是朱基来因砍下一棵树来中途阻止他的敌人。这公牛是库利的棕牛。因此,伊稣与神秘论和宰牛信仰有关。牛和它的敌人也在赫尔维人中看到,由于他们有一个神圣的出身而作为这猪人的再投胎 (宗教和道德百科全书, 如上, 页296)。这圣牛较后变成与米德罗斯神有关(如上)。凯特人根据三位一体的概念,将献祭人类的头以三个一组集在一起,他们吃了他们的肉(如上, 页300)。


基督教中首个对神的三重面所作的提示

安提俄克的西奥菲勒斯(公元约180年)是首个提到基督教神性为三个实体的实例,他利用JD4"H或三叠系〔trias〕这术语;拉丁文trinitas被指是一个翻译。他在谈到上帝,他的道和他的智慧三叠系时使用这术语(西奥菲勒斯至奥多里格斯。前尼西亚教父将三叠系(trias)这字译为三位一体(trinity)。另一个用这术语者是特土良(De Pud, c.xxi, P.G., II, 1026)。特土良是首先直接断言有必要统一这三‘人’者,但他的逻辑和论点基本上是从属论(见萨夫,基督教会的历史,卷II,页570)。最近似尼西亚学说的是一直到出身为希腊人的罗马主教戴奥尼夏(公元约262年)提议时才发生。他关心消除把三个实体减至个别的神之程系(萨夫, 如上)。


指上帝是一个由两个本质以及一个作为灵或力量(从其一或两者而发)的人组成的实体,是较后第四、第五及第六世纪的三位一体主张。这从修正原有三叠系 (以上) 而来的主张,因不足而被放弃。三位一体宇宙论和目前所理解的三位一体,在圣经上都是谬论。


三位一体的概念或可以两个方式解释:

1. "相等拥有神圣本质的三人"。这被指是自尼西亚和君士坦丁堡议会以来的支配观点。

2.               子和灵来自父,即神性的唯一来源。这是一般直至尼西亚的前尼西亚教父和教会之盛行观点(公元约325年)(见G.H.乔伊斯,见‘三位一体’, 卷XV, 页51,他在其中说"在这层面上,父,作为万物的唯一来源,或可称比子更大")。

3.               三位一体的学说是基于一系列与圣经证据对立的错误假设。两个主要的错误假设从以下引述明显可见:

    即被译为神的术语是局限于一、二或三个实体或本质;以及
    基督是神,与父神是神一样共永恒和同等。


从 上帝启示,卷一的分析中,我们看到这些假设是没有圣经根据的,而且确实与经文相反。


探索地位同等与共永恒

很多教父作者否定子与父是相等的。同样的,他们的逻辑否定了共永恒。有关的段节如下。


游斯丁

我们在这些东西上的导师是耶稣基督,他是为这目的而出生,并在提庇留该撒时代,在朱代的郡守本丢彼拉多之下被钉死十字架;而在我们知道他是真神本身的儿子后,我们合理地崇拜他,并将他置于第二位,而预言的灵在第三位,我们将证明。因他们宣告我们在这方面并立的疯狂,即我们给一个被钉死十字架的人一个仅次于不变的和永恒的神,即万物之创造者的地位;因他们未辨别个中的奥秘,关于这一点,我们清楚向你表明,我们恳求你留意(护教文, I, xiii)

在父神及万物之主之后的第一个力量是道[8@(@H 或圣子],他也是子(护教文, I, xxxii)。

因此,理解灵和上帝的力量为是道[8@(@H 或圣子],也是上帝之首生以外的别的东西,是错误的(护教文, I, xxxiii)。


因此,游斯丁认为圣子是由上帝发出的,有能力个性化以在一般而言包含灵,特别是基督的概念。


但他[上帝]和子(那从他而来并教导我们这些东西者,并是其他追随及模仿他的善天使之主),以及预言的灵,在理智和真理上知道他们,并在不勉强 的情形下向每个想学习的人宣告,发我们所被教导一样。

因此,天使也被指与上帝的形象一致。游斯丁清楚鉴别基督为在西奈山交律法给摩西的在场天使(首篇护教文, 章LXIII)。从第13, 16和61章, 游斯丁未鼓吹众天使的崇拜(也见前尼西亚教父脚注3, 卷1, 页164)。


崇拜(worship)这术语是来自启示录3:9,基于proskuneo,即BD@F6L<ZFTF4<或proskunesoosin (马歇尔)而来, 意即他们将在非拉铁非教会的选民之前鞠躬。因此,这术语的意思不是崇拜众天使或基督,而是身体俯卧致敬。换句话说,是表示敬意。 因此,这些所指的实体以他们作为上帝部分忠诚之军的身份而受敬仰。这名天使叫约翰抑制这么做而当敬拜上帝(启示录22:9)。因此,选民只崇拜上帝。游斯丁是指示敬意而非崇拜。对非拉铁非教会的应诺是因为宣称为犹太人但却是属于撒旦的会堂的犹太人开始了战车或上帝战车的升天以及在第七水平安抚天使的神秘程序(见神秘主义第4章犹太-基督教 (No. B7_4))。


这项错误部分的展至歌罗西教会。基督教会的崇拜只局限于上帝,而甚至不扩展至基督,除了尊敬他为控制者和主人之外。但重要的是,游斯丁将这组织扩展至包括忠诚的天使。这因此较接近圣经的灵能够包含将成为狄奥(或神)的选民之学说,因基督是狄奥之一,从属于他的狄奥即父神。无论如何,作为大祭司,在圣经上他是第二高的狄奥。


游斯丁从表面上看来是其中第一个推介星期日崇拜者(见巴克乔奇, 从安息日到星期日, 页223及其后) ,然而他仍是一名从属主义者。他对安息日以及它被应用作为对犹太人罕见的惩罚,持有不寻常的反道德律观点。他的观点不被当时的基督徒所支持,而巴克乔奇指基督教会从未接受过这种假论说(页225)。指上帝建立割礼和安息日只是因为犹太人的邪恶,作为一个区别标志,将他们与外邦人以及我们基督徒区分,以便只有犹太会蒙受痛苦(对话16:1, 21:1; 也见巴克乔奇,如上),使上帝因明显的以貌取人而有罪,与革新的整个供认情操是对立的。尽管这项错误,他对神性的观点仍是属于从属主义的。不过,他推介了散发推理,似补充这反道德律观点。无论如何,如我们所见,游斯丁仍否定圣发论以及天堂为非基督教,而是源自神秘教的。


关于上帝,爱任纽说:

他命令,而他们被创造了;他说话,而他们被制成了。他是在命令谁呢?道,无疑的,通过他,他说,诸天已造了,以及万象借他口中发出气而成。[诗篇 33:6]。 (Adv.haer., III, viii, 3)

爱任纽说:

。。。 清楚显示众先知或使徒不曾称另一者为神,或称[他]主,除了真正与唯一的神。。。但所立的万象与那立他们的,以及从他那制造他们而成的截然不 。。。因他本身是自存的,没有开始和结束,并一无所缺。他本身为本身已足够;而进一步的,他赐于所有其他这真实的东西,存在;仅是他所造成之物(如上)。


这里爱任纽将成为神(狄奥或伊罗兴) 的能力扩展至圣子,与其他造成的东西截然不同(如上)。他已在卷III,章vi中建立了上帝和子以及义子为狄奥或伊罗兴和所有上帝儿子的地。

因此,主,或圣灵,或众使徒们都从未被称为神,肯定及绝对的,除非他是真正的神,他不是神; 他们也不会称本身为主的任何人,除了统治万象的父神,以及从他的父接受统治所有创物权力的子之外, 如这段文所说:方对我的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诗篇 110:1]。这里[经文]代表父对子说:他那给他继承不信上帝的,并使他的所有敌人屈服于他。。。

爱任纽继续说,圣灵在这里称父和子为主。他说,基督是在所多玛毁灭前与亚伯拉罕说话者,并取得权力[从上帝]审判所多玛的邪恶。而这[以下之文]

… 宣称相同的真理:“‘ 神阿、你的宝座是永永远远的.你的国权是正直的。你喜爱公义、恨恶罪恶.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乐油膏你”[诗篇 45:6]因灵以神[狄奥或伊罗兴]的名称称两者[他们]–被被涂膏为子以及他那涂膏者,即父。再次的:“神站在有权力者的会中。在诸神中行审判。”[诗篇 82:1]。他[这里]是指父和子以及那些已被收养者;但这些是教会,因她是神的会堂,而神-即子本身-已本身召集,他再次说到他:“大能者 神耶和华、已经发言招呼天下、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诗篇 50:1]。所指的神是谁?关于他他说,“我们的神要来、决不闭口。”[诗篇 50:3] 即,前来向人类显现的子说,“没有寻找我的、我叫他们遇见。[以赛亚书65:1]。但说的是什么神[他说]? [关于那些]他对他说,“我曾说、你们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儿子。”[诗篇 82:6]。对于那些,无疑的,那已接受“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的恩惠者[罗马书8:15] (驳斥异端主义,卷III, 章vi,前尼西亚教父, 卷I, 页 418-419)。


无疑爱任纽对神性持有从属主义的观点,并将神(狄奥或伊罗兴)这术语扩展至包括子以及那些义子。他似在此表示基督是如今选民者,但我们从经文中知道上帝是将选民交给基督以使他们集合者(约翰福音17:11-12; 希伯来书2:13; 9:15)。基于爱任纽在这里的应用,将这术语专门用在实体的选民身也许是错误的。从对启示录4和5的理解,忠诚的万军也包括在这会议中-忠诚的万军因此也是上帝的教堂。伊罗兴或狄奥这术语无疑被指扩展至教会,而这是从约翰至教导爱任纽的波利卡普之第一世纪教会,以至第二和后来的世纪的理解。


亚历山大的克莱门特以相同的方式说:

因子是上帝的力量,为父在生产万象前最远古的道,以及他的智慧。他适当地被称为由他所造成的生命之教师。

现在主的精力出自全能的;而子可以说是父的精力("Strom.", VII, ii, P.G., IX, 410)


无论如何,克莱门特理解选民的定数是成为神。他在谈到灵知时这么说,他指人类在地上居留期间可在某个程度上获得灵知:

但它在身体死后达到高潮,当[gnoostikos] 的灵被允许尺回它原来的地方,它在这里成为神后,可在一个完全及永久的休息中享受与其他[狄奥]和至高神‘面对面’的预期 (S.R.C.里拉的亚历山大的克莱门特, 对基督教柏拉图主义和诺斯替主义的研究, 牛津, 1971, 页142)。


因此,我们在这里看到希腊的灵知〔gnosis〕之结合,与指我们将成为狄奥或伊罗兴早期学说的并合。当中没有指基督中其他狄奥是与这至高神同等的建议。


希波吕托斯说,而且最具意义:

现在,奴爱达确认子和父是相同的,任何一个都非无知的。但他作出这陈述:"确实,当父未出生时,他仍被公平地称为父;而当他感欣喜要进行生产时,在出生后,他本身成为他本身的子,而非另一人。"他想以这方式来建立上帝的主权,指父与子,所谓的,为一以及和他相同的(本质),非个人产生自一个不同者,但他本身来自本身;而他根据时代的变迁被称为父与子的名称。(希波吕托斯 在他的卷X的概要中重和这观点。)(Con. 奴爱达, 注14, "驳斥所有异端学说", 卷IX,章V, 前尼西亚教父, 卷V, 页127-128);

第一和唯一的(独一的神), 为万象的创造者和主,没有与他同时代者。。。。但他是独一的,在本身是独一无二的。他行使意愿创造了在之前不存在的万象, 只因为他要制造它们。因他完全知晓所将发生的事,因预知也存在他之中(希波吕托斯, 如上, X, XXVIII, 页150)。

因此,这单独和至高的神,通过行使沉思,首先带来圣子;非通过由声音说出的道,而作为宇宙的推理,在神圣的心思中孕育和居留。唯他是由现有的东西中生产而来;因父本身构成存在,而从人而生的本质是一切所造成万象的原因。圣子是在父本身,具有他的起源之意旨,而非不熟悉父的心思。

因与他从他的起源产生的同时,如他是他的起源的首生一样,他在本身中有一个声音,为父所孕育的想法。因此,当父命令世界存在时,圣子一个接着一个完成创造的目标来使上帝欣喜 (希波吕托斯, 如上, X, XXIX)

基督,他的意思是,父神的智慧和力量,造成了他的屋(箴言 9:1片段, 前尼西亚教父, 卷V, 页175)。


我们从这位作者首先发展了有关基督是唯一从父而出而天上万军的其他元素是子的创造因此未与子一样分享神性本质的错误 。这是三位一体学说开始建立根据的基本错误。伊罗兴,如圣经内容中所显示的,是多名天使,羔羊是其中的大祭司,但他是他们的伙伴或同志之一,虽然整个等级结构是由他或在他之内以及为他而造的。(歌罗西书1:15)。


从希伯来书3:14,圣徒同样的,成为基督的伙伴,因此,是天使的兄弟(启示录12:10)以及与基督是同共继承者(罗马书8:17)。众天堂,所有被指为由子所创的万象,是精神和实质的结构。这是约翰福音中所提示的有关创造,以及歌林多前书8:6有关宇宙(J BV<J" or ta panta)和人类的意义。歌罗西书1:15-17特将万象的创造分为有形和无形的。通过他以及为他的创造宝座或领主身份或统治者或权威,不能被指为伊罗兴的理事会。由基督所创的领主地位 (6LD4`J0J,H 或kuriotetes) 并不属于这些实体。


若是这样,那它将涉及上帝,即至高kurios的创造。因此,我们是在处理力量而非这些本质;众天堂和他们政府的宝座和结构。 s


以弗所书1:22和3:9显示,上帝是创造万象,以及将他们置于基督脚下,并使他成为为教会而造万物的头。这么做是要使到众天堂的统治者和权威者能够通过教会明白上帝的多种智慧。这些东西的完成,是要显示上帝很高地提升了基督(腓利比书2:10), 逻辑上他非经常是这样的。然而上帝利用基督这些时代创造的领袖和主要工具(希伯来书 11:3)。基督创造世界(希伯来书 1:2)并反映了上帝的荣誉,而且是他本体的真像(希伯来书 1:3)。希伯来书2:10提到构成宇宙的万物 (J?/span> BV<J"或ta panta)。


希伯来书2:11说,那使人成圣的、和那些得以成圣的、都是出于一(?lt; BV<J,H 或enos pantes)。希伯来11:3指世界是借上帝的话造成的(語:"J4 2,@?/span或pneumati theou)(见马歇尔)。圣子不被确定为涉及其中,更尤其是被译为创造一字的含意,被马歇尔确定为调整过的(6"J0DJ\F2"4 或katertisthia) ,而这世界未被调整,而是时代("其<"H或aionas)。因此,时代由上帝的话所调整,以使所看到的是由没出现的东西造成。这是仍未被讨论的,通过调整时空的创造概念。罗马书11:36指上帝而非基督为万物的来源和目标。


圣经中所提及的其余伊罗兴与基督有从属但合成的权威。他们对天上的结构有主权。这合成的伊罗兴(在耶稣基督之下)是根据上帝的意旨而创造。其中之一,称为撒旦的遮盖天使,以及那些从属于他,违反上帝的意旨而创者进行叛乱(见创造:从神、人同形同性论神学至神形人类学(No.B5))。指基督在不可能犯错的情况下被创造,而万军的其他成员则被给于使他们能够选择顺从或犯罪的自由道德意志,在论理上是荒谬的。


基督的成功来自他的顺从,非他的不可能犯错。他的成功从上帝的预知中已知道。随着他的顺从和忠诚,他被给予主权。因此,申命记4:19说,对天上创物的主权,以及因此基督和天使在创造方面的力量,将在第二次复活过后扩展至人类。


新天主教百科全书对希波吕托斯的学说作出了非凡的声明。


希波吕托斯在驳斥奴爱达(10)和夸大基督与父的等同方面,坚持神从太初起是多样的(新天主教百科全书, 文章‘三位一体,神圣’, 卷XIV, 麦格罗山,纽约, 1967, 页296)。


与以上希波吕托斯(C.奴爱达10)的实际原文作比较,这简直是错误的。同样的权威说:
抗击相同态度的特土良(Adv. Prax. 5), 几乎明确地将这永恒多样性个人化。道突出,而且是在父之外,虽然人类的想法认为它仍在神性中,为内在的谈话,在某个意义上是另一个,在本身之外增加的第二个,虽然仍在本身之内。

这形式涉及与奴爱派和塞贝里派相同的逻辑,而且严重不连贯

特土良在驳帕克西亚(Adv.)中说:

这唯一的神也有一个儿子,他的道,那从他而出者,万物由他所造。。。一切都属于一,由(即)实质统一; 在散发的奥秘仍被守护的同时,它散发单一成三位一体,以这三人等次排置-父、子和圣[灵]: 然而这三个不在情况上但在程度上;不在实质上但在形式上;不在力量上但在外表上;是属于一个实质,一个情况以及一个力量,如他是唯一神一样,这些程度和形式和外表是因他而被计算在内,在父,以及子以及圣[灵]的名下。。。 (II);

特土良也说,父从死里兴起子(II)。因此,特土良在作为神分程度运作环结的三个实体之相互关系方面,作出了重要的区别。子和灵是从父而出并是他显现的从属面貌。特土良给三位一体数字次序和散发(III)。他也指神的君主国来自父(III),但它同样是子的,由两者所持(III),由父委托于子(IV)。


特土良指圣灵由父通过子而出。特土良指(IV)父和子是两个分开的形体。因此,它或可说真正的二神论是从特土良而起。

他那征服(万物)以及他们征服在他之下者-必须是两个不同的本质。


无论如何,特土良在V章中说,在万物之前上单是单独的。

因在万物之前神是单独的-在他本身之内以及为本身宇宙、空间,以及万物。而且他是单独的的,因为在他之外无他物只有本身。


实际上他拥有理性使实事实上并不孤独,而特土良指这以希腊的圣子为称的理性能力,是自太初的能力,更正确的是理性而非道,因他有理性但未说话。因此,特土良辨别基督是上帝的理性,而这理性从一开始就以神圣本质例示。


这项论点导致各种异议。第一个错误是,基督是整个道和智慧的环结而非只是这些环结的显现。因此,他是圣子为Logon(根据我们已在上帝启示,卷一中所说明的宾语/主格语区别)的一部分。向人类显现的圣子是基督。若基督在太初之前是与上帝在一起,如特土良说,上帝在甚至在太初之前已有理性,那基督是上帝的一个品质,有能力散发但没有能力离析为单一的实体。主张基督,在上帝之外,使上帝没有理性或智慧因此而不是上帝,是荒谬的。


基督是上帝创造的开始(启示录 3:14)。我们因此鉴定太初如早期神学家所理解的,为使时间开始的创造之开始。特土良指只有上帝在太初之前,在他不变的永恒中存在(V), 与是道和智慧的子(VI)截然不同而且更伟大(IX)。上帝未成为父,直至道的创造过后(VII)以达到创造目的 (Adv. Hermog.3)。上帝因此站在时间之外,而所有其他生命不是。只有他是至高的神。


新天主教百科全书 说:

到了第三世纪中期,如一个人可以看到在诺瓦提安的论文De Trintate中所反映;原本对这他性和复数的强调保持淡漠的罗马教会,纳入了特土良的主要见识。此外,诺瓦提安相当坦诚地坚持(章31)神格中父和子身份的的明确不朽(前面引用的书, 页297)。


如我们从以上所看到,较后的教义在纳入特土良的一些观点之同时变成根据诺瓦提安的共永恒概念反对特士良表达的话。因此,这教条是第三世纪教会混合而成的结构。它非以圣经的描述,而是以逐渐发展中的错误神学为根据。以上的评论显示这些权威被错误引述,完全颠倒了原文的意思,表面上显示了选择性的阅读。


东方的学校集中在亚历山大,而接近希波吕托斯和特土良时代的著作,以克 莱门特(上述)开始,纳入了子为父所产生的教义。但克莱门特是从属主义者,如所有早期神学家一样。克莱门特的继承人是俄利根。


俄利根明显的是从属主义者:

我们声明子不比父强大,而比他差。我们是根据耶稣本身的说话建立这信仰: '派遣我来的父比我大。' (Con.Cels.,VIII, xv)

因此,我们知道他是上帝的儿子,而上帝是他的父。在有关上帝生产这唯一儿子的学说方面,上帝的品质并无什么过份或不当的;没有人可说服我们指这人非自生的上帝和父所生之子。若瑟尔苏听到有某些人指上帝的儿子不是这宇宙创造者的儿子,那是在他和支持这种观点者之间的问题。(Con. Cels., VIII, xiv)

俄利根,作为克莱门特在亚历山大学校的继承人:

。。。根据新柏拉图分等级推论线路想像宇宙。在绝对超然的顶点,是父神(De Princ. 1.1.6),没有来源的独一来源,或,如利用俄利根特别喜爱的术语(例如 In Ioan. 2.10.75), 非产生的(•(X<<0J@Hak或agennetos)。 但 (De Princ. 1.2.3) 父从一切不朽产生了一子,并(In Ioan. 2.10. 75)通过他的子,道,他带来了圣灵。俄利根在同一段文中说,这三者是三个截然不同的个人[因此人]或*本质[比较In Ioh. 2,10,75]。另一方面,(Hebr.中的片段),有对父和子的明确提示,他们共享‘实质的一致性’。'对于子,他过后又说‘属于同一个实质' [*homoousios Ï:@@bF4@H] 为父(新天主教百科全书, 页297)。


关于俄利根的本质论,J.N.D.凯利(早期基督教学说) 说:

肯定这三者的每一个是来自一切不朽的不同本质,非只是(对特土良和希波吕托斯) 在‘法理’中所出现,是这学说的一个主要特征,并直接源自永恒产生的概念。实质(Hupostasis)和本质(ousia)原是同意字,前者为斯多葛学派,后者为柏拉图学派,意思是真正的存在或本质,即一个东西现在的样子;但于实质在俄利根中保留这含意的同时[例子In Ioh 20,22,182f.; 32,16,192f.],他更常给它个人生存,因此是个在存在的意义。他主张,三位形态主义的错误[如上.10,37,246:比较ib. 2.2.16; 在马太福章17,14]在于视这三者为数字上是不能区别的(:¬ *4"NXD,4< Jè •D42:è 或me diapherin to ariethmo), 只能在思想上分开,'不但在本质上,也在生存上的'。。。 (页129)。


俄利根在De Orat.15,1; C. Cels. 8,12指真正的教义是,子“是父以外存在者"。  父与子"在外貌上是两个东西,但在一致性、和谐及意愿的相同方面是一个。" (也见 凯利, 如上)。

凯利说:

因此在真正不同的同时,这三者从另一个观点看来是一;如他所表示的[对话,Heracl. 2], '我们不怕在一个意义中说两个神,另一个意义一个神' (如上)。


俄利根因此指在神学上父是在子这前,而子是父的产品。他指这统一是精神上的而非假定和不连贯的三位形态。俄利根视男女结婚为一体,为这个的象征,并也视选民与基督的人类关系同样为属于一灵的。因此,现次的,在较高的层面上,父与子虽截然不同,是一神。凯利指虽然俄利根似说到基督为一创造物,这是对箴言8:22和歌罗西书1:15的有意识让步,不应加压。他通过与父的天性结合参与神性(In Ioh. 2,2,16; 2,10,76; 19,2,6)。凯利说:

无论如何,一个人必须小心,勿将父与子之间的任何与父同体学说归因予俄利根。

俄利根的父与子结合是基于爱、意愿和行动的(凯利,忽视继续存在于鲁非努被粉饰的拉丁翻译之原文,如上,页130)。俄利根说到圣灵(Hebr. PG 14, 1308中片段):

他供给那些,因为他和他们对他的参与,被称与这实质圣化者-若我可这么形容它-的人们恩惠。这相同的恩惠的实质是由上帝所实现,由基督所执行,并实现个人生存(ßN,FJfF0H或实质)为圣灵(也见凯利,如上)。


凯利(页 130-131)从这点认为圣经的根本存在基础是父,但它由子作为与灵的中介,而灵也从子取得它所有的品质(比较如上, 2,10,76)。


这三者是永远和真正不同,但他们不是三位一体的全异本质。这错误在于子注入他的所有品质给灵,而非作为它在选民中的控制者。这在逻辑上有损共永恒。无法理解灵在选民一神管制方面之本质,是这里的基本错误。


柏拉图的散发主义指这结构以这些形态从父传下来,因此灵成为第三形态而  非启发的中介以及基督成为上帝为一的方式。通过灵人类可成为与基督一样,但附带看来受到希腊人拒绝的条件。新柏拉图学说广泛地侵入基督教(见神秘主义第4章犹太-基督教(No.B7_4))。无法理解俄利根以上所作的区别,为大约一百年后的尼西亚议会打下了基础。这实质的唯一性是由圣灵的实质所赐的唯一性,它本身是上帝的一项品质。俄利根指只有父是从本身而来的神 ("ÛJ`2,@H 或autotheos); (In Ioan. 2.2.17); 。。。而在俄利根的想法里(C. Cels. 5.39),基督徒正确地指子是‘次属的’(*,bJ,D@H或deuteros)神(新天主教百科全书, 如上)。

俄利根的永恒创造假定否定了基督共永恒的概念。奥古斯丁较后指时间是随着天使的活动开始。这概念是,更正确的,即时间是随着伊罗兴的创造开始。只有父神或伊罗亚在他的持久永恒中是站在时间之外。因此,只有他是全知的,基督是第二或次属的狄奥。有关圣灵通过基督产生的概念导致一个不正确的结论,即基督因此而创造了圣灵。从以上,圣灵只是从父而生。灵被给予从属的实体,并通过这从属的伊罗兴给予上帝众子。


在人类未被创造之前,这系统在天使万军中存在。在地被创造时,上帝有很多儿子,包括在他们晨星下的撒旦(约伯记38:7)。当时产生的问题并在第三世纪中期成为重要的是,从属主义是一个存在或只是一个列队的次序。希腊人在第三世纪后半部采纳了俄利根的计划。一些人,如亚历山大口授经文学校的西奥诺斯杜斯强调子与父的密切关系。不过,子被认为是一创物,他的活动被限于合理的生命。他也宣称,他的实质或本质(ousia,利用柏拉图的术语而非实质hypostases)是来自你的实质(见凯利,早期教会的学说,页133)。他者强调他的从属主义。


基于第三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利比亚的彭他波里爆发赛贝里派,俄利根的门徒,亚历山大的教皇戴奥尼夏著述驳斥三位形态论。他将父与子之间的个人区别置于最显著的地位。塞贝里派持有他致给安摩尼斯和尤法拉诺主教,强调这方面的信件,凯利(页134)指责为不慎重。罗马教皇戴奥尼夏写信张亚历山大教皇戴奥尼夏(自大约233-249年赫拉克勒斯时代以来教皇是杰出主教,特别是亚历山大主教的普通名称(优西比乌, 教会史, vii, 7,4)), 要求保证俄利根对三个实质或三个个别实体的坚决主张不暗指分开,也不损害共永恒(apud. Athan.,De decr. Nic. Syn.26)。亚历山大在一些程度上同意他们的答复(apud. Atan., De sent. Dion. 14-18)。


塞贝里派控诉俄利根在制造剧烈的分裂,等于父与子之间的分开。这受到在罗马对教皇戴奥尼夏主教产生影响的诺瓦提安派的反对和限制。阿萨纳修斯(De sent. Dion.4)在一个世纪后设法粉饰亚历山大的戴奥尼夏,但巴兹尔(Ep. 9.2)坚持他在反塞贝里派的热诚中走向相反的极端。


为何基督与上帝相比地位的问题没有圣经根据而又这么重要?为何它只在第三世纪中变得重要?答案在于神秘和太阳教中。


从以上所见较早的发展中看来,圣经和早期教会的神学家都是从属主义和一神论者。父神是很多弟兄中的首生之弥赛亚的神和父(罗马书8:29)。圣灵是上帝的所有儿子,包括众天使达致这与上帝结合地位的机制。基督是上帝多个灵儿子之一,但他是上帝唯一出生(唯一) (儿子) ,天上万军中首个出生者(首生),为伊罗兴的大祭司。这理解因早期教会的汇合而开始失去。神秘教对早期教会的神学和仪式产生了影响。这立场在神秘主义第4章犹太-基督教(No. B7_4))一文中作出探述。


巴克乔奇(如前所述)从安息日至星期日崇拜的过渡以及圣诞节和复活节等异教节日的推介追溯太阳教的影响。从除酵节至逾越节至异教复活节的过渡是相当广泛的。从神秘/太阳教至基督教的皈依对这项汇合和律法及节期的司法去除增加了压力(见巴克乔奇,之前引述之书),它们是以月历而非日历为根据。这汇合的注入逐渐引致尼西亚议会的高潮。圣经的宇宙论是基于伊罗亚的唯一及超然权威。这对律法的无污点本质有重大的意义。若能建立一个程序将基督提升至与上帝同等的地位然后给教会权力行使这种权威,如可能被解释为授予教会的,这系统的改造在逻辑上才可能是有效的。对律法的第一个袭击是在逾越节和每周安息日的问题上。


确立星期日为强制性的崇拜日,是由埃尔韦拉议会开始(约300年)。尼西亚对逾越节和确立异教复活节的问题采取决定,绝非偶然。下一个被决定的是安息日问题;老底嘉议会于大约366年(日期不确定),在教规29中禁止守安息日和确立星期日为教会的正式崇拜日,绝非偶然。这为被理解为所谓的基督教犹太化分子的消除,提供了基础。

神秘学APP 扫码下载
发表于 2013-8-24 09: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知识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10 06: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8 17: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新姿势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4 15: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留名备用查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4 20: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新姿势了,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0 02:3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基督宗教初期原始的二神論是指聖父和聖子,聖靈或稱聖神的概念是源於第一次在君士坦丁堡舉行的尼西亞公會議,公會議中確立《尼西亞信經》的神學概念,由此信經成為西方羅馬公教會与東方正教會的基礎信仰綱領.尼西亞會議是一個關鍵的轉折點,在教堂聽神父講是認為父即子(化身或道成肉身概念);子即父(子源於父的創造),聖神共源自父與子.但是另有一些學派不認為這樣的解釋是正確的,各個教派相互抵制,這是我在法國天主教堂聽神父佈道時候將的.

在許多早於教父時代甚至基督時代,就有很多古代異教的神靈被視作是三位一體的概念,比如古希臘三月神,后被威卡教吸收為威卡式的三位一體月亮女神,還有胡拜勒的三位女兒,凱爾特神話中很多三位一體的神靈;例如凱爾特神話中最受歡的女神之一的布裡吉德女神,另外還有古埃及對於太陽與月亮的三相信仰等等,都要早於基督時代.基督宗教一面在反對異教信仰,一面又吸收古代異教信仰.比如復活節本是凱爾特的春之節日,天主教的聖燭節就是凱爾特的布裡吉德女神節,聖誕節其實是古代異教崇拜太陽神迎接光明、復活與春天的節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4-2018 Imslr.com
Powered by Discuz! ( 粤ICP备16075051号-2 )
ShenZhenShi ZhiYin Technology Co., Ltd. 聯繫我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