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ons隱知_神秘學網站(指引社)

查看: 3178|回复: 2

早起基督教中诺斯替派与正统教会的“灵知”论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30 03: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後由 悉茗 於 2012-9-30 03:59 編輯

      
                早期基督教中诺斯替派与正统教会的“灵知”论战

                                                                               王 琛   王 战

摘 要: 灵知是指有灵性的人才能获得的秘密知识, 产生于希腊化时期的灵知主义(诺斯替主义) 普遍存在于当时的许多思想流派之中, 斐洛主义的提出者斐洛不仅是基督教一元论思想的奠定者, 也对灵知思想进行了系统阐发。但在早期基督教哲学的建立和发展中, 斐洛式一元论与诺斯替主义二元对立的/ 灵知0差异成为了正统与异端相区
别的关键和基础, / 逻各斯0与/ 灵知0、禁欲主义与克己主义、知识和信仰关系的不同对正统基督教的教义、经典、修行提出的全方位挑战, 不仅使早期基督教神学和哲学在反挑战中得以建构, 还对约两千年后的西方现代性思想及其研究产生了重大影响, 诺斯也在西方神学和哲学中得以永续。

关键词: 基督教; 诺斯替派; 灵知; 二元论; 克己主义

作 者: 王琛,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 北京,;王战, 湖南师范大学副教授, 博士生; 湖南, 长沙,


        一般认为, 早期基督教以423年尼西亚会议的召开为标志而宣告结束。这一时期, 希腊化哲学对两希文化分流背景下的基督教独立、基督教神学及哲学的发展以及从早期到中世纪的过渡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灵知论”是希腊化时期斐洛主义的重要理论之一, 也是诺斯替主义的重要体现, 其提出者斐洛又被誉为“基督教之父”。但其一元论和诺斯替主义二元论的分殊构成了基督教神学和基督教诺斯替派的分殊源头。在早期基督教及其哲学的建立和发展中, 两者在人神关系、灵知与信仰的关系、修行方式上的不同论述使诺斯替派被斥为“异端”, 并引起正统教会的理论抨击。


一 发端: 亚历山大里亚时期的斐洛

        诺斯( Gnosis)在希腊文中意指知识, 尤指有灵性的人获得的神秘知识, 诺斯替主义( Gnostic ism )也称灵知论、灵知主义, 寓于亚历山大里亚时期的各种哲学派别于神秘宗教中, 斐洛主义的“灵知论”就是其一。

        作为一个犹太教徒, 斐洛( Ph ilo Judaeus, 约公元前20~ 约50)的名字在亚历山大里亚时期(公元前323年~ 前30年)以后的犹太教中并不被教徒们熟知, 作为一个希腊化的犹太人, 他为基督教教义系统化和神学建构做出的贡献为他赢得了“基督教之父”的美誉。斐洛受柏拉图主义影响很深, 兼收毕达哥拉斯神秘主义和斯多葛主义的精华, 又生活在文化综合并蓄的亚历山大里亚城邦。他的寓意解经法、逻各斯学说、一元论等思想在希腊文化和对犹太教的基督教式改造中起着中间环节的作用, 斐洛主义是亚历山大里亚混合主义的集大成者。

        斐洛的灵知论包括以下几方面内容:
(一) 只有有限的人能够了解、认识上帝, 与上帝直接交流, 这种能力就是灵性。
(二)灵知是依靠灵性得到的对上帝的/直观0, 即诺斯, 与逻各斯( Logos)是同义的, 是与圣父同在的圣子。
(三)人的道德要靠神的逻各斯才能获得, 人无法改变罪恶, 只能借助逻各斯才能获得救赎。
(四)反对肉身割礼、禁食猪肉等行为, 认为应该寓意解读摩西五经, 十诫是心里的“ 十诫”, 而非肉身的“十
诫”。[1]

        斐洛所处的时代是知识流通与交融的时代, 他所处的亚历山大里亚是文化中心, 因此, 杂糅希腊文化精粹的斐洛思想又对同时代及其以后的思想产生了复杂和多元的影响, 以至于/稍后一个时期的思想家、思想派别, 诸如诺斯底主义、新柏拉图主义、亚历山大里亚学派, 就是沿着斐洛所开创的思想惯性发展下去[ 2]的, 斐洛主义在早期基督教内部的延续是沿着正统与异端两条进路反向进行的。


二 挑战: 异端的诺斯替派

        把属人的知识嫁接到信仰上在基督教内部, 部分善于思辨的思想者既是基督徒又是诺斯替主义者, 他们形成了基督教内部的诺斯替派, 主要代表人物有巴西里得、瓦伦廷等, 主要派别包括赛特派、该隐派、瓦伦廷派、塞西亚派、奥菲特派等, 其中瓦伦廷派是诺斯替派的顶峰。该教派强调世界与神的对立, 灵知相对于基督信仰的至上, 鼓励人们克己修行。

        诺斯替派以“诺斯”为主要理论, 虽与斐洛的“灵知论”一脉相承, 但两者的境遇完全不同。前者中的大多数人以基督教为信仰, 却被封为“异端”分子, 而斐洛却享有同是犹太人的
耶稣般的礼遇。这主要是因为斐洛“灵知论”一元观与诺斯替派二元对立的根本差别。另一方面, 斐洛处在基督教寻求独立的时期, 他利用希腊文化对犹太教的改造无意中为基督教的发展插上了“柳枝”, 而在诺斯替派发展的2- 3世纪, 基督教开始向异族发展, 基督教正统的确立和教父学的发展, 使基督教内部对诺斯替派十分紧张和排斥。

        异端( heresy)一词来自希腊文ha iresis, 是“选择”的意思, 后来泛指学说、宗派、教派。基督教中的异端是指在基督教教义、礼仪、组织问题上偏离正统派教会的学说, 异端分子大部分是基督教内部信徒, 甚至是教父。诺斯替派的消亡在基督教官方教会迅速建立其宗教地位和政治地位之后具有历史的必然, 但诺斯替派及其他异端的思想和精神也永远留在了正统教会和教父思想之中。因此, 基督教的历史就是一部异端与反异端的历史。

诺斯替派思想主要包括:

1. 诺斯替派的“神”——“二元论”下超验的神

        诺斯替派的发展离不开基督教的传播和人们对耶稣基督的信仰, 但诺斯替派认为, 神却不仅限于救世主基督, 而是更广泛意义上的。例如, 在约翰秘传中, 诺斯替派描述了复杂的神明世界, 并以要求人类“苏醒过来”从而改变神明世界决定自然和世界的信仰的劝勉作为该篇的结束。不难看出, 在诺斯替派的神话中, 神、人以及世界的三元结构体现的不再是绝对的创造与被造, 本质和显现的关系, 而表现为人与世界(自然)的对立以及神与世界的对立, 属于这个世界对立面的人与神也在与世界的“相互观照”中被严格地区分。

        然而, “异乡”神并没有在诺斯替思想中遭到贬低和排斥, 自然与世界也没有在诺斯替派思辨中失去其地位, 在人与世界分离的当下体验下, 神的超验性反倒是被强调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诺斯替派认为, 神的世界有自己的复杂结构, 是为常人所不能认知的, 是超验的。

        诺斯替派的“二元论” 并不像斐洛那样持柏拉图式的思想, 视道为宇宙之秩序, 灵知的冲突承袭了哲学的怀疑主义, 也很可能受/伊朗的二元论影响[ 3] 。“二元论”既是人与世界的二元论, 又是神与世界的二元论, 两者分别构成“心理基础”和“逻辑基础”, 二元分离理论在根本上悬置了基督创世学说, 还有意无意地挑战了承传至犹太教的“一神论”信仰, 对基督教正统教义产生了极大的冲击。

2. 诺斯替派的“人”——“诺斯”高于信仰

        诺斯替派关于“人”的思想以“诺斯”为中心, 一方面, 诺斯是属人且独立于神的, 另一方面, 诺斯高于信仰。这种思想在继承和发挥斐洛“灵知论”的基础上, 又融合了柏拉图主义和圣经的学说, 前者为诺斯与人的关系的规定提供思辨基础, 后者提供了信仰支撑。

        在诺斯替派以“人”为中心构建的神学体系中, 人由体(物质)、魂、灵(灵智)三部分组成, /灵知0 (灵智)是(一部分)人内心所自有自足的, 不是神赐予的。但是, 人的“灵知”不是理性的过程, 而是神秘主义的体认, 人的在世不单表现为是由无限神创造出的有限, 也不是圣经赋予的原罪, 而是人有可能借助自己的灵知达到神的地位, 由不完美达至完美, 即把“知识嫁接到基督教信仰”上。

        “直观”的逻各斯是属神的, 人只能通过对神的信仰才能获得拯救, 而诺斯替派再清楚不过地说明, 诺斯是属人的, 比信仰更具有根本性, 诺斯高于信仰, 并且只有人才能将诺斯与信仰合一, 人类拯救是被期待降临的救主基督( P arusie) 的缺场, 人的救赎需要自我实现, 因此, “道成肉身”理论遭受到了严重拷问, 对于没来得及发展的因信仰获得救赎的思想来说也犹如当头棒喝。

3. 诺斯替派的修行方式——克己主义

        诺斯替派的思想不仅反映在“二元论”基础上的“灵知至上”中, 还反映在以此为基础的对基督教正统宗教修行方式的批判和瓦解上。这种批判极大程度上破坏了信徒原本的生活方式, 远比对观念本身的批判更具有摧毁作用, 也就是说, 一般信徒也许不关心或者根本不会去主动了解“灵知与信仰”的关系理论, 只会按照某种方式去做, 而教会的修行方式就是他们信仰的指南。

        在诺斯替派看来, 获得/灵知0是人固有的能力, 但由于人由体、魂、灵三部分组成, 体构成了对灵的直接物质束缚, 魂构成了对灵的道德束缚。因此, 作为“达到灵知”的精神修炼, 其要旨就是“克己主义”。

        在传统的基督教律法中, 人的魂、体是绝然联系在一起的, 被神创造、由神赋予的灵知构成了对律法的承担, 人只有消极地恪守“神”制定的律法, 禁欲肉身, 才能达到灵魂的救赎, 其获得救赎的修行方式包括割礼、禁食猪肉、禁止性行为等。而诺斯替派则认为具有遵守神律的官能的魂也是不完善的, 是不能与神交流和沟通的。为了突破人的肉体限制, 甚至人的魂所遵守的外在的宗教道德和诫法, 诺斯替派践行克己主义的修行方式——包括纵欲和禁欲两种方式, 通过摒弃一切道德标尺, 仅遵循灵性修行, 要么什么都不做, 要么什么都做, 即“通过滥用达到自由”和“通过不用达到自由”。因此, 诺斯替派除了反对割礼、禁食猪肉和禁止性行为等强制的修行方式, 还形成了纵欲的修行, 比如聚会中的集体性活动就在一些秘传类型的诺斯替派中十分普遍。


三 应战: 正统教会——将诺斯植入西方神学与哲学永续的根中

       在诺斯替派兴盛的时期, 基督教一方面仿照帝国的地理版图和政治结构, 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版图和教会, 完善了教会教义, 明确了信教修行的方式, 为基督教赢得了宗教霸主的地位; 另一方面, 模仿现实政治力量的统治模式, 对异派、异教进行严厉镇压和打击。因此, 与基督教逆道而行的诺斯替派一度被教会视为基督教所遇到的三大危机中最大的危机, 教父及护教士开始权宜性地利用对经典的解释来应战诺斯替教派的思想冲击, 在长久的思想对战中, 早期基督教正统教派的神学和哲学得以自觉发展。

      保罗( pau,l 约10- 64年)是基督教最早的传播者之一, 他的三次传教以及对基督信仰的宣传对基督教与犹太教的分离影响最大。保罗作为耶稣基督的门徒, 拥有当时最为典型的基督教徒身份, 即原来的犹太教徒和希伯莱血统。为了让人摆脱犹太教而信仰基督教, 保罗在他的三次传教过程中确定了“因信称义”的方法, 即人的拯救不是依靠遵循外在的律法而得来的, 要依靠灵魂的救赎, 依靠对基督的信仰。这种学说虽成全了从民族主义犹太教中走出的世界主义基督教, 但并不十分彻底。由于保罗意识到人们对外在世界的贪恋, 他又保留了禁欲、苦行的修行宗旨。以此为基础, 保罗针对诺斯替派的深奥“理学”(今Philosophy 一词) 给歌罗西教会写歌罗西书要求其不要受诺斯替派迷惑, 并最早在其书信中批判诺斯替派是“假先知”, 其理论构成了对道德的蔑视、经典的抛弃以及修行方式和信仰至上的颠覆。保罗不仅以反对诺斯替派“知识高于信仰”的学说来确定自己“因信称义”的理论, 还通过反对诺斯替派的可违背律法行奸淫之事、要求废除割礼以及否定道成肉身思想来达到他对禁欲主义的坚定。

        新柏拉图主义巨匠普罗提诺( Plotinus, 204年~ 270年)对诺斯替派弃绝道德的思想进行了批判, 其思想直接对奥古斯丁造成了影响, 并被认为“只要改变一些字句便是一个基督徒了”。新柏拉图主义与斐洛主义都是希腊化的产物, 但前者更原始地保存了柏拉图主义两个世界区分及灵魂肉体二分的思想, 其核心概念“太一”指的是绝对的完满性, 而世界不同等级的存在包括本体(理智、灵魂)和有形体, 是由太一“流溢”的不同阶段决定的, 人是灵魂堕落与有形体结合的产物, 与灵魂堕落相反的过程是灵魂的复归, 堕落于有形体是恶, 复归于灵魂甚至太一是善。因此, 灵魂是善恶二重性的, 要从肉体中解脱( ekstasis)就必须坚持道德修行, 这也是他提倡的宗教精神。由此, 普罗提诺一方面直接指出诺斯替主义的克己修行是对希腊意义和基督教意义上的道德诫法的蔑视和违抗, 克己主义的社会将是混乱无序的。另一方面, 普罗提诺及其以后的新柏拉图主义思想对于基督教和诺斯替派的影响是复杂的, 一些柏拉图主义者反驳基督教一神论, 而其神秘主义趋向又与基督教神学殊途同归, 并直接影响了基督教神学, 其思辨化还影响了诺斯替派。

        其他著名教父和护教士, 如亚历山大里亚的克莱门、殉道者奥利金和查士丁等也都对诺斯替派思想进行了抨击, 主张“信仰在先”的德尔图良也是在批判诺斯替主义者/去寻找, 你就会有所发展信念的过程中再次坚持了保罗的“因信称义”。

        总之, 以诺斯替派为代表的异端对基督教教义、经典提出的现实挑战, 成为了护教士和教父为基督教辩护的直接原因, 他们用哲学解读基督教, 为神、逻各斯等观念寻找理性依据。因此, 基督教神学和哲学“是从护教士时代真正开始”, 而诺斯替派乃至全部异端思想对基督教神学和哲学有着不可磨灭的建构作用。

        同时, 诺斯替派思想还影响了早期基督教及其之后的基督教神学及哲学的研究内容, 对基督教教义中的经典问题提供解释依据, 从而创造诺斯拯救和自我救赎的宗教理论。一方面, 希腊化时期神秘主义盛行, 在此期间产生和发展的基督教和诺斯替派却源自不同的神秘主义传统, 前者是一种继承自犹太教传给基督教的神秘主义是原始神话的叙事方式, 是对神的能力的描述, 斐洛又将此发展为神赋予极少数人享有的通灵能力。后者将至上的灵知解释为人的神秘主义的体认, 神秘是对个人拥有的体认能力和知识做出的解释, 灵知是依靠神秘获得的, 人和神同是神秘的参与者和主宰。到了中世纪的基督教神学, 基督教徒普遍有了与神交流的诉求, 希望通过与神的交往( “神交”)达到一种神秘主义的愿望、状态和境界, 神秘从神的权能变成了人们希望即使独立于神也会享有能力和知识的能力, 这也是当时怀疑主义和神秘主义滥觞的原因和表现。另一方面,早期基督教部分教徒及多数思想家对“三位一体”教义的批判也不无受到诺斯替派关于人、神、世界的思辨阐释和诺斯独立于逻各斯的影响。此外, 诺斯替派对于属人诺斯的绝对肯定比逐步确定的/因信称义0更加自洽, 从而提供了更加完善的拯救理论。“因信称义”在基督教产生之初就由保罗提出, 后在路德宗教改革中被确认为基本准则, 它针对因行律法称义提出, 但却不能为禁欲主义修行方式继续提供自洽的解释, 即基督的启示虽不如信仰基督本身重要, 但信仰的方式却还需要启示提供。诺斯替派则认为信仰主本身不如获得与主同在的知识重要, 不管是禁欲主义还是纵欲主义, 唯有神秘才能达到与主同在, 才能获得自我救赎。

        除此之外, 诺斯替派乃至自希腊化传统发展至今的诺斯替主义是与西方其他思想流派/相互阐明0的。诺斯替派在约公元5世纪前后便走向衰落, 但整个诺斯替主义及其研究直到18、19世纪还一直在扩展, 在此期间产生的西方现代性思想, 如虚无主义和存在主义, 在发生学上“有非同寻常的体系结构上的相似性”, 而“从海德格尔学派那里学到的见解、眼光, 又使我能够看到灵知思想中以前未被注意到的”[4] 一些方面, 诺斯的永续通过基督教神学以及以基督教精神为根的西方现代思想得以实现。



参考文献:
[ 1 ]参照于可主编: 世界三大宗教及其流派。长沙: 湖南人民出版社, 2001 年版, 第16页中关于“斐洛与塞涅卡” 部分的论述, 但文章将斐洛等同于诺斯替派代表人物, 没有充分看到斐洛其他学说对正统基督教神学研究、新柏拉图主义的发展起到的重要作用, 更没有看到斐洛“灵知论”与诺斯替派思想的区别。
[ 2 ]章雪富: 5基督教的柏拉图主义—— 亚历山大里亚学派的逻各斯基督论,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1年版, 第45期, 第203 页。
[ 3 ] 5道即逻各斯 佩金斯著、杨克勤译: 重构灵知派历史, 刘小枫: 灵知主义与现代性,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 年版, 第22- 23页。
[ 4 ]托皮茨、李秋零译: 马克思主义与灵知, 刘小枫: 灵知主义与现代性,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 年版, 第115 页。

发表于 2021-6-25 00: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19 10: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4-2018 Imslr.com
Powered by Discuz! ( 粤ICP备16075051号-2 )
ShenZhenShi ZhiYin Technology Co., Ltd. 聯繫我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